善与恶

善与恶看起来好像在对立面,水火不容,但就像加减统一于运算,东西统一于方位,总能从某一点统一起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善,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恶,就像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试图把善与恶统一起来。善有善的逻辑,帮助他人,收获快乐。恶有恶的思维,敲诈勒索,获得钱财。脱离道德来看,善与恶并没有明显区别。行为原则都是为了获得符合善或恶各自体系里具有最高价值的产物。所不同的是,一个是通过善(帮助他人),一个是通过恶(伤害别人)。生活中总会些好人变坏了,也有些坏人变好了。那么这是怎么发生的,再来看下他们的行为原则,都是为了获得符合善或恶各自体系里具有最高价值的产物。当善的体系崩塌的时候,善一定会被抛弃。如果一个好人,帮助他人,却得不到他人的感谢,他所信奉的善不能给他任何东西。那他还会去行善吗?就像农民辛勤耕种,却不能收货粮食,那农民还会耕种吗?不行善,即行恶,非左即右。而且越是好人,变坏时,反而会越坏,越容易走向对立面。越是文明的人,越会野蛮;越是轻利的人,越会重利;越是讲理的人,越会无理。就像飞得越高,失去了动力支撑,一定摔得越惨。那么坏人变好是怎么回事,再来看下他们的行为原则,都是为了获得符合善或恶各自体系里具有最高价值的产物。当恶的体系再也不能提供任何价值,那么恶也一定会被抛弃。当一个小偷,再也偷不到东西的时候,为了生活,那就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劳动创造幸福。不行恶,即行善。越是恶的人,变善时越是容易收获快乐、幸福、感动,就会越善。越是宅的人,越会喜欢运动;越是崇拜战争的人,越会渴望和平。越是习惯科学思维的人,越会痴迷于文化。而这一切都源于旧的体系的崩塌以及新体系的建立。

世上最大的善不在于做了多大的善事,而在于维护善的体系,使得善良的人能够得到回报,恶人有了变善的理由。

 

到底层去

       在医院挂号有个人插队,我质问她: 你为什么不排队?她回答道:因为我没素质呀。 一时,我竟无言以对,索性一巴掌扇了过去,她跳起来质问我:你…… 你为什么打我?我告诉他:因为我有病呀……
        以前说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别人,可现在现在为什么处于道德洼地的人却变得理直气壮?让我们无法反击。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因为它是反逻辑的。用道德的逻辑去解决这个问题会让我们陷入怪圈。“因为我没素质”、“因为我有病”这两句尽管听起来怪怪的,明明是错的,却似乎“有道理”,让人无从反驳。要解决这个问题,先打个比喻,就像有一锅沸水,锅中有一个保温壶,壶里是20℃的水。从正常逻辑来分析,锅中的水都应该是100℃,但事实上却有处于20℃的水存在。尽管这不符合理论却又真实存在。既然从理论上找不到答案。那就从现实出发。亲自看下这个锅,这才发现,原来锅中还有一个保温瓶。保温瓶阻止了热量传递,使锅中水和壶中水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之中。好了,现在搞清了原因所在,解决问题就轻松多了,要想使锅中水处于同一温度。那就只能使水处于同一体系中,打碎保温壶,这样不同温度的水就可以通过热量传递而最终处于同一温度。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上,“因为我没有素质”就像壶中的水,它之所以合理就是因为有保温壶的存在。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这里的保温壶是什么?再来仔细读下“因为我没有素质”,发现没?什么?没有?那再读一遍“因为我没有素质”,这下发现了吧?对,这里其实有一句潜台词,“没素质做什么都是合理的”,好了,终于找出问题关键了,接下来打破保温瓶—推翻没素质做什么都是合理的,让“我没有素质”暴露在道德下,接受道德的制裁。至此,问题终于解决了。
        尽管“我没有素质”的问题解决了。但讲道理的解决方法却暴露出一个根源性的缺陷。那就是讲道理天然的不能解决不讲道理的事。讲道理尽管多数情况可以很好的解决问题,但遇到不讲道理的问题,反而会蒙蔽双眼。此处不讲道理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一样没有人性《发条橙》

《发条橙》,这是电影史上最奇特的影片之一,也是最著名的禁片之一。自它问世以来,不仅惹来了至今仍争论不休的讨论,而且其中暴力场面还被许多青少年争相模仿。因为这个原因,在很多国家它一直被禁演,例如在英国,它便遭遇了近30年的禁演——直到这部影片的导演库布里克导演辞世之后,它才得以与英国观众见面。
除了涉及到暴力问题,这部电影也与“洗脑”有关——在西方世界,“洗脑”好像是最为恐怖的话题,甚至比变态杀手还要让人谈虎色变,因为“洗脑”意味着对个性的完全抹杀,对个人自由的彻底干涉。电影史上有很多经典作品都表现了这一话题的恐怖,最著名的例如《飞跃疯人院》。而这部《发条橙》更是将这一问题放到一种极端的形势下进行拷问:即使对象是无耻堕落的小流氓,是不是也应该维护他的自由选择权利?是不是就像电影中的神父所说,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做出正确选择的能力”?

当美国导演库布里克看完英国作家安东尼•伯吉斯的小说《发条橙》之后,他极力说服华纳电影公司于1969年斥资20万美元买下了它的版权。随后他带着仅200万美元的预算,开始了电影《发条橙》的拍摄。在这部电影的拍摄中,库布里克借鉴了许多记录片的拍摄手法,包括现场收音,只利用自然光照明以及在拍摄追踪镜头时利用轮椅制造颠簸的效果等。
《发条橙》在拍摄完成后,由于它里面对暴力和性的表现而被美国电影审查委员会评定为X级的电影。而且因此它成为了继《午夜牛郎》后的第二部得到奥斯卡提名的X级电影。在电影上映一年后,库布里克删剪掉了电影里的30秒钟的镜头,才使《发条橙》的评级改为了R级。《发条橙》在英国的上映比在美国更不顺利,它被归罪为几件谋杀暴力事件的元凶。于是,库布里克请求华纳公司停止《发条橙》在英国的发行。随后英国禁止此片在其国内上映,直到2000年才解禁。
纽约的电影评论界评价《发条橙》为美国1971年的年度最佳电影,而库布里克则为年度的最佳导演。它还获得了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以及最佳电影剪接的提名。

在影片的开始,是一张脸的特写。它似乎在微笑着,可笑容邪恶而扭曲,它像是在欣赏着自己。随后镜头慢慢拉远,近景,中景,全景。我们看到超现实风格的室内装饰中弥漫着性与毒品的气息。这近乎达利式梦境的场景,就像是弗洛伊德的本我天堂,同影片中另外一些典型场景设置一样,这里有着浓重的超现实风格,陈设怪异,色彩浓烈,充满着性暗示的意味……
故事发生于未来社会,几个充满暴力倾向的青年在亚历克斯的率领下,在刚喝过据说含有毒品成分的人奶后,他们开始到处去寻欢作乐。他们先是痛打了一个街边的流浪汉,而后找到一群欲强奸一少女的流氓,为报私怨大打出手。库布里克用慢镜头表现着双方的恶战,音乐声中桌椅飞舞,玻璃破碎,那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暴力美学”了(对比这段“暴力慢镜头”,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随后的那段“性爱快镜头”:亚历克斯将两个少女猎物领回家进行乱交,库布利克用快镜头表现着整个性爱过程)。
一场恶战后,亚历克斯和同伙驾车飞驰,在马路上肆意地逆行。在郊外的一处寓所,亚历克斯以发生交通事故为由向这里的户主作家亚历山大夫妇借用电话,当门打开时,他们就戴着面具冲入屋内,殴打作家,并当着作家面轮奸他的妻子……

第二天,亚历克斯痛打对自己不忠的手下,从而确立了自己老大的地位。晚上他们就又一起准备以相同的方法进入富婆“猫夫人”家中,不料“猫夫人”早有防范,不但没有开门,还在亚历克斯离开后给警察通了电话。亚历克斯失手将“猫夫人”打死,而当他慌忙逃出“猫夫人”的公寓时,被意图报复的手下当场击昏,最后被赶来的警察逮捕。亚历克斯以杀人罪被判入狱14年。
大概是由于那个时代像亚历克斯这样的恶性青年太多了,监狱资源异常紧张。为缓解这一问题和减少社会上的罪恶,当时的政府对这些青年采取了一项实验性的治疗措施。方法很简单:在对“实验品”注射某种药物后,用个人电影的方式将一些极端残忍和血腥的犯罪事件放大、加压,不停地给“实验品”看。而在药物的作用下,“实验品”的原欲与身体指涉着不同的方向,先天的快感与药物的恶心感使他们的身体无所适从,这种难以忍受的分裂状态将有效且强力抑制住“实验品”的一切恶欲……
不知底细的亚历克斯自告奋勇,自愿充当这项政府新实验的“实验品”。实验很成功,亚历克斯在实验结束后如政府所愿,变成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有性欲且绝对不会危害社会的“新人”……

原著小说作者安东尼•伯吉斯在解释他的观点时曾说:“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德选择权。”而从事着魔鬼般罪恶勾当的亚历克斯就在这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中生存,他的外表是有机物,似乎具有爱的色彩和汁液,实际上仅仅是发条玩具。而可怕的上帝或是魔鬼,以及日益完善的,发挥着比他们更大作用的国家机器从未停止它们操纵一切的手,它们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为发条玩具们拧紧发条,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些玩具们走上自我毁灭之路……
库布里克在这部有意隐去时代特征的关于未来社会思考的电影中提出了一个疑问:人在未来的社会体制中,在科技高度发展的过程中,能否依旧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行为?抑或是作为一个“发条橙”任人支配而没有自己的主张?或者说人在社会体制中如何保持自己的自由意志?——库布里克的这个疑问似乎永无答案。

原文https://www.douban.com/review/1098754/

抓住问题的本质

2017美国癌症报告出炉!看中美差异多大?

不知道说什么,简单、机械的数学统计分析对于复杂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产生误导,产生更严重的后果。癌症与饮食、生活作息息息相关。社会经济发展变化、长期形成的观念以及新的工作方式等都在影响人的的饮食与生活作息。这就使得问题复杂多了,单靠科学是无法解决的。科学只能解决可定量定性分析的问题,只有抓住关键因素,灵活的采用有效的分析方法,才有可能找到问题的本质。有时找到了也不一定能解决。就想吸烟,吸烟同样是一个复杂问题。单从科学上讲,吸烟有害健康。但你能仅此一点说服烟民戒烟吗?恐怕不能。问题的解决不在于他们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而是在于他们知道吸烟有害健康的前提下,为什么还会吸烟(这个问题本质上在于人)。装酷吸烟,工作累了吸烟、见领导发烟……问题的背后是个性释放、放松、人际需要等实际需求。换句话说,烟只是一个工具,而目前恰好存在这样一个需求,只有用烟才能最小成本的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尚未找到更合适的工具,还要强制性把烟去掉,这将会大大提高解决问题的成本,或者使得问题无法解决而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

中国哲学的精神

入世与出世是对立的,正如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也是对立的。中国哲学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反命题统一成一个合命题。这并不是说,这些反命题都被取消了。它们还在那里,但是已经被统一起来,成为一个合命题的整体。如何统一起来?这是中国哲学所求解决的问题。求解决这个问题,是中国哲学的精神。

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什么是确定性?比如你走到红绿灯路口,你知道交通规则规定了红灯停,绿灯行。那么绿灯亮起,你就可以安全的过马路,左右两侧的汽车不会突然冲过来,直到下次绿灯亮起。整个过程都符合交通规则。这就是确定性。那什么是不确定性?假如有一名驾驶员酒驾或者不遵守交通规则,或者你在红灯亮起前还没穿过马路,这对你和车辆而言,都是极危险的,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这就是不确定性。这里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共同约束了行人和车辆的行为及结果,即:遵守则安全,不遵守则事故。提高了交通效率。

不喜欢

不喜欢。。。
不是不可以说脏话。天气差,可以抱怨我艹,买的东西有问题,可以TMD,这可以理解。但不能没有理由的我艹、tmd。好端端的来一句脏话,会影响心情,这还不要紧,关键在于这是一种不确定性,无法预料,甚至会失控。会让我对这个人产生怀疑,这就像手机电池发热会爆炸,那我会把手机放在适合的环境中,以规避爆炸的风险。但如果是一台三星note7,做的再多也是徒劳。问题不在于有没有爆炸的风险,而在于是否可控。任何不可控的人和物是没有价值的,甚至是有害的,因为有可能会破坏基于确定性所构建的上层建筑。

我所认为的中医与西医

我所认为的中医与西医
现在西医与中医的地位像极了中外兵法中武器与谋略的地位。两个原始人争夺资源时谋略与武器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一把大刀。材质成分杀伤力是标准化、可量化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符合了科学的基本条件。而谋略尽管站在人的高度,尽管可把控全局,针对不同采取人采取不同计策,甚至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却因为不能标准化,量化。不符合科学而被很多人不认可。
科学是对于可量化的东西。因此科学本身就有很大的局限性。
爱情不可量化,你会相信爱情的力量吗?
父爱母爱不可量化,你会质疑父母亲对你的爱吗?
信仰不可量化,你会认为信仰无用吗?
漂亮,帅气不可量化,你为何还要打扮自己呈现给别人一个好的状态?
现代医学角度中医不可量化,你为何就不能给中医时间让她证明自己,给自己时间充分去理解中医呢?
文明是由可量化的物质(现实中的房子、车子、金钱。。。)与不可量化(饮食、情感、哲学、礼仪。。。)的组成的。文明发展初期,人们对于可量化的物质需求远大于不可量化的。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不可量化的因为不确定性,所以先天性的可以产生更多的组合,产生更多的价值。就像一块面包对于一个流浪汉的价值与一首诗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的价值巨大差别。盲目追求科学(可量化),就像我小时候对于父亲说的盐水泡脚的科学性的质疑,罔顾事实(父亲的经验,不可量化),又何尝不是一种迷信。

我们对中医应当自信。回首看看,在我国的历史上,扁鹊、华佗、孙思邈、张仲景、李时珍……一个个闪亮的名字,他们或亲手施治,救人无数,或苦研实证,著书立说,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无论是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是在中国的文化上,中医,都是举足轻重的基石。可以说,没有中医,就没有中国!